您现在的位置: 奥门威尼斯娱乐 >> 权益维护 >> 正文

权益维护

千里驰援 付款协议终于签了

作者:佚名   来源:四川工人日报   时间:2018-1-23   阅读:5418次

    本报讯 寒冬,甘肃会宁,白雪皑皑,天寒地冻。一封来自奥门农民工的讨薪来信,引起了家乡工会和本报的高度重视,1月14日记者和奥门市农民工维权中心王晓荣千里驰援,踏上维权之路。

    这次讨薪之行,困难重重。经过两天两夜的算帐,17日上午,农民工简国恩和陈益建木工班组的帐算出来了:简国恩班组人工费还欠174万余元,陈益建班组人工费还欠62.3万元。

    算帐有了结果,付钱理所当然。17日上午9时,记者和王晓荣再次赶到了总承包公司,这家单位在甘肃名气挺大。然而,公司项目部负责人提出了不少扣款(开会缺席一次罚2000元,劳务手续费为总施工款的1%)和暂扣收尾工程款近20万元。如此算来,仅简国恩班组扣除费用达30余万元。

    听到项目负责人一笔笔扣款,简国恩再也承受不了了,当着10多人的面,他扑通一下跪在了项目负责人面前,嚎啕大哭:“为了这个项目,我把家里的房产证都抵押在银行里了,干了一年多的活,我不但挣不到一分钱,现在工人工资也少了不少,我哪还有脸回家见父老乡亲……”男儿膝下有黄金,在大家劝说下,简国恩最后站起来了:“只要工人能拿上钱,我干一年白干都行,就算买个教训。”“如果工人的工资少得太多了,我无法向他们交待,这钱我干脆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 看到简国恩的跪地哭诉,看着数名农民工代表们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神,记者的眼睛湿润了……算账就是一种博弈,开发商、施工单位、劳务方及各个班组之间要么没有合同或协议,要么增加工程量,干了却不计算。各个农民工班组面对强大的总承包公司时,显得那么无能为力。经过近6个小时的协调,直到17日下午3时,双方同意一次性了结,简国恩木工班组还欠人工费150万元,陈益建木工班组还欠人工费58万元。

    这笔钱该何时支付呢?付款方式又该如何呢?

    公司项目部负责人再次提出不少条件:比如付款次数至少3次、开发商拨款后5日内准备支付等等,这些条件,农民工不能接受。协议看了又看,改了又改,为“准备”二字大家争议不休,谈好的协议眼看要“泡汤”,10多名农民工走出会议里,准备马上去甘肃省政府集体上访,为了阻止事态扩大,我们又把双方劝了回来。

    好事多磨,在记者和王晓荣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地劝说下,18日下午5时许,经过近8个小时几乎水米未尽的协调、协商后,最终双方达成了付款协议:两班组共计208万元,首次支付70%,第次付清。这样的支付方式,还得加上附加条件,绝对保密,理由是怕还有上百个像简国恩、陈益建这样的班组和近千名农民工知晓,怕到时无法控制局面!

    这句话并不危言耸听,目前总承包公司也陷入困境:一个4个亿的项目,开发商只付了4800万元,其已垫付建筑材料款2亿多元,工人工资近1亿元,涉及人数上千人。据知情人士称,年关将至,像奥门籍农民工这样的投诉事件,随时都会发生。

    付款协议签了,悬在记者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来了。相信总承包公司不会再失言,拖欠的款项会按时支付到上百名奥门籍农民工手中,让他们过上一个好年。

    19日下午6时,记者和王晓荣登上了从兰州飞往济南的航班,看到窗外远方的雪峰和晚霞,别了,会宁,别了,兰州。我们继续在山东的川籍农民工讨薪,为了那一双双无助的期盼眼神,讨薪,我们在路上……